余晖落尽暮晚霞,黄昏迟暮远山寻
本站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编程知识 > 正文

学战都市Asterisk第二卷银绮觉醒 第三章 疾风刃雷

xiyangw 2023-09-27 18:08 54 浏览 0 评论

第三章 疾风刃雷

「——就是这样,你有没有关于他们的情报?」

「哦哦,原来如此,阿勒坎特的人来到我们学园啊。」

隔天午休,在一年三班的教室。

绫斗向英士郎打听昨天遇见的两名阿勒坎特女学生。以短刀型煌式武装俐落削着苹果的英士郎喜孜孜地点了点头。

英士郎最近似乎缺钱,午餐都这样简单解决。

附带一提,连他吃的这颗苹果,都是老家经营农业工厂的隔壁房间室友分给他的。

「要打听他校学生的情报,需要比较多抠抠喔?」

英士郎大口嚼着切好的苹果,并以食指和拇指比了一个圆圈。

「……不要超过今天的午饭钱就谢天谢地了。」

「好,契约成立!今天终于可以吃一顿像样的午饭啦!」

英士郎将剩下昀苹果一口气塞进嘴巴里,然后掏出手机。

「那就边前往食堂边告诉你吧。我看看,卡蜜拉和艾涅丝妲对吧……」

在英士郎催促之下,两人走出教室。

塞拉斯的事件必须保密,因此绫斗并未告诉英士郎详情。不过对英士郎而言,似乎只要有名字就够了。空间视窗中出现的照片,的确就是昨天的二人组。

「首先是这个长得像外国人的美女……名叫卡蜜拉·帕蕾特,隶属阿勒坎特研究院,是阿勒坎特最大派系《狮子派》的代表。专门领域是煌式武装的研究开发,使用她的团队所开发煌式武装的搭档,称霸了上届的《凤凰星武祭》。其他《星武祭》当中,她所开发的武器武装让学生都得到不错的成绩。阿勒坎特上一季的综合成绩能晋升至第二名,她可是幕后大功臣。」

「哦,原来她这么了不起啊。」

不论是她的飒爽态度,以及敏锐的眼神,在在都显示出她是「十分能干」的女性。

「然后另一个女生叫艾涅丝妲·裘奈。是阿勒坎特首届一指的天才,也是大名鼎鼎的《雕刻派》代表……不过关于她的情报非常少。只知道她的个性似乎非常古怪。」

嗯,这点完全正确。

想起她的嘴唇触碰到自己的脸颊,绫斗有点脸红。除了这个小插曲以外,她的一举一动都让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「不过呢,她几乎完全靠自己的力量,让原本弱小的派系《雕刻派》形成庞大势力,可以肯定她绝非泛泛之辈。」

「你说的《雕刻派》或《狮子派》是什么意思?」

「每个学园或多或少都会有,不过阿勒坎特的内部势力斗争特别激烈。依照研究内容分为不同派系,派系之间相互争夺研究资金和实践班的有利学生。」

英士郎开启一个新的空间视窗。

视窗里显示着类似圆形图表的东西。

「就像我刚才所说,最大势力是研究开发煌式武装的《狮子派》。看这张图看,如果这是势力图的话,大约占了一半吧。」

「压倒性多数耶。」

「组织大是大,却欠缺向心力。而且在阿勒坎特,虽然研究院议会比学生会的势力更强,但是议案必须有三分之二赞成票才能通过。为了确保议案过关,势必得和其他派系联手才行。以前曾经和研究活体改造技术之类的《超人派》合作过,但好几年前似乎捅了相当大的娄子,因此势力大为衰退。所以不久之前,新结盟的对象就是《雕刻派》。」

听起来似乎相当复杂。

「那个叫《雕刻派》的派系,研究的内容是什么?」

「好像是模控技术与拟形体的研究开发吧。」

原来如此。

这么说来,塞拉斯所操纵的人偶,制作者果然是她——艾涅丝妲不会错。看她为了对付尤莉丝和雷士达而准备特制人偶,她似乎对情况也有一定了解。说她是幕后黑手肯定没错。

「话说我有一个基本疑问。为什么阿勒坎特的学生连研究开发都进行呢?交给统合企业财团,学生专注于《星武祭》不是比较有效率吗……」

「嗯,这就是适合的差别了。提到万应素与星辰力的相关研究,《星脉世代》似乎具有压倒性的优势。实际上,研究落星工学的知名研究所多半都是《星脉世代》。所以阿勒坎特的基本理念是,既然《星脉世代》齐众一堂,那就一起培养研发人员吧。」

「总觉得相当乱来呢。」

「实际上,阿勒坎特创院当初,弱得和葵恩薇儿有得拚。不过学生的研究成果开始出现之后,短时间内就成为强大的学校。况且对立志研究的人而言,还找不到其他地方可以毫无顾忌地尽情研究呢。」

「哦……哎、奇怪?」

话题聊到这里,绫斗同时发现自己走的路线和平常不一样。

好像穿越了高等部校舍,正前往连结中等部校舍的穿廊。

「夜吹,学生食堂不是那边吧……」

「拜托,难得你请我吃一顿呢,吃平常的便宜定食不是太浪费了吗?」

走在前面的英士郎转头过来,脸上露出贼笑。

「今天到『路·摩里斯』去吃顿豪华午餐吧。』

「什么?」

路,摩里斯可是星导馆最高级的学生餐厅。位于距离校舍有点距离的森林入口,和绫斗等人平常吃午餐的高等部校舍地下室的『北斗食堂』相比,价位差了三倍以上。

「其他学园的情报啊,获得管道和求证都麻烦得很呢。吃这一顿算便宜了啦。」

「……哎,我知道啦。」

反正是自己主动开口,没办法。

绫斗放弃挣扎,叹了一口气掏出钱包确认有多少钱。在Asterisk不论校内校外。几乎所有店家都能使用电子钱包,但这和绫斗的个性不合,因此他不爱用。

「哦?」

「哇。」

前方的英士郎突然停下脚步。绫斗正抱着渺茫的希望确认纸币张数,看看重新点一次会不会多出一张,因此差点撞上英士郎。

「危险耶,怎么啦?」

「没什么啦,只是发现了有趣的题材。」

英士郎回答绫斗的问题,眼神就像发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闪闪发光。

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看到两个人影像是躲在穿廊的柱子旁边。

「那是——」

绫斗对这两人有印象。

就是前几天放学,差点在穿廊上撞到的女孩,以及那女孩称呼「伯父」的壮年男性。

彼此之间有一段距离,虽然听不到声音,但气氛似乎不太和平。似乎不像是在吵架,紧张的气氛却彷佛连这里都感觉得到。

「嘿嘿,想不到在这里可以捞到刀藤崎凛的题材呢。一定是我平常表现良好的关系,嗯。」

英士郎已经老练地从怀里掏出笔记本,眼睛直直盯着前方,手里快速书写着。

「你知道那女孩是谁吗?」

姑且不论英士郎平常的表现好不好,有点在意那女孩的绫斗老实开口问。结果英士郎却停下手边动作,惊讶地看着绫斗。

「……拜托喔,你这句话是认真的吗?」

「咦?认、认真的啊……?」

「提到刀藤绮凛,谁不知道她是我们——」

就在英士郎说到这里的同时,『啪!』的响起一声清脆的声响。

「!」

男子甩了女孩——绮凛的脸一巴掌。

「——我已经警告过你不准想这些事情了,绮凛。」

「但、但是伯父,我……」

「我有允许你顶嘴吗?」

男子再度举高了手,绮凛吓得身子一缩。

不过——

「——够了,到此为止。」

在男子即将甩巴掌之前,介入两人之间的绫斗抓住了男人的手腕。

「欸……?」

绮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。

「……你是谁。」

男子只有微微皱起眉头,简短回答。

他轻视绫斗的眼神充满了冷淡的侮蔑,声音明显充满了厌恶之情。

「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但动手打毫无抵抗力的女孩,可不是男人该有的行为。」

听到绫斗这句话,男子脸上浮现嘲笑。

「咯咯,别笑死了。为了自己的欲望而斗争的你们,现在还敢大言不惭说三道四?」

「我们不是在斗争,而是彼此竞争。请别将我们和单方面的暴力混为一谈。」

绫斗正面回瞪男子充满压迫感的视线。

两人就这样瞪了一会儿。不久男子主动甩开绫斗的手,哼了一声。

「……哼,刚才只是单纯调教而已。外人少对家务事说三道四。」

「家务事……?」

绫斗再度观察男子。

年纪大约四十来岁上下。和昨天的印象差不多,近看也觉得他的身材魁梧。虽然比不上雷士达,但个头也相当高。肩膀宽阔,胸膛厚实,身上穿着深棕色西装。

从他的身段看得出来也是武术练家子,但似乎真的不是《星脉世代》。

「我是刀藤钢一郎,刀藤绮凛的伯父。」

绫斗的视线望向绮凛,只见她表情胆怯地点了点头。

「知道就快滚,小鬼。况且你们这些《星脉世代》没有废到打两巴掌就受不了吧?」

「但还是会感觉到痛。」

听到这句话,绮凛猛然抬起头看着绫斗。

同时张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——但是却犹豫不决地视线游移,最后还是将话吞了回去。

另一方面,钢一郎表情极度不悦地皱着眉头。

「区区学生竟然也敢耍嘴皮子,你叫什么名字?」

「……天雾绫斗。」

这时钢一郎从怀里掏出手机熟练地操作,开启空间视窗。

「天雾……哼,连『在名祭祀书』都排不上名的无名小卒。」

看来他在短时间内就调查到了绫斗的资料。

不过钢一郎原本带有嘲讽与失望的表情,突然变得认真起来。

「哦,竟然使用《黑炉魔剑》——看来也并非毫无价值的废物……」

钢一郎露出目中无人的笑容,转过身来面对绫斗。

「好吧,小鬼。如果你对我的管教方法不满,就说说你想要干么。」

「咦?」

「意思是我听你说,尽管说出来吧。」

钢一郎高傲地叉着手。

绫斗虽然犹豫了一瞬间,但随即斩钉截铁地说。

「你能答应我,从此以后不再对她使用暴力吗?」

「嗯,行。」

钢一郎爽快地点了点头,脸上露出充满恶意的笑容。

「——如果你赢得了决斗再说。」

「决斗……?」

「伯父!请您等一下!」

绮凛虽然惊呼了一声,但钢一郎却丝毫不以为意,继续告诉绫斗。

「没错。这不是这座都市——也就是你们的规则吗?」

「这的确是我们的规则……但你应该是不受这项规则限制的人吧?」

钢一郎总不会是星导馆的学生吧?

「况且你似乎也不是《星脉世代》……」

「废话!」

绫斗话才说到这里,钢一郎的怒吼就打断了绫斗。

「别将我和你们这种怪物混为一谈……!」

骂完之后,钢一郎一边瞪着绫斗,同时来到绮凛的身后——

「你的对手是她。」

将手放在绮凛娇嫩的香屑上。

「什么!」

绫斗顿时哑口无言。

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?

「放心吧,就算你输了,我也不会对你提出任何要求。」

「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!」

这根本不是谁赢谁输的问题。

「伯父!我……!」

「住口,你只要听从我的命令就行了。」

绮凛也拉高了分贝抗议,但钢一郎却充耳不闻。

「但、但是!」

看到绮凛还不肯放弃,钢一郎露出冷冰冰的眼神瞪着她。

「——绮凛,难道你想反抗我吗?」

声音低沉又阴暗,充满不容分说的压力。

明显看得出绮凛的身心吓得萎缩。

「……不,我没有……」

「那就好。既然他能收伏《黑炉魔剑》,代表有一定实力水准。值得期待。」

说完,钢一郎转身背对绮凛,不疾下徐拉开距离。

「……」

留在原地的绮凛依然低头,咬着嘴唇。

绫斗一脸伤脑筋地搔了搔头。

好像很快就有人听到骚动,不知何时已有几个学生停下脚步,站在远处围观。似乎都是一些爱凑热闹的学生。

绫斗向站在最前排的英士郎投以求助的眼神,但英士郎却笑容满面地竖起大拇指。看来完全只能靠自己了。

绫斗深深呼了一口气,转身面向绮凛。

「这个……呃,刀藤同学?我——」

「……学长对不起。」

绮凛依然低着头,但是颤抖的声音打断了绫斗的话。

「咦?」

「我……刀藤绮凛,申请与天雾绫斗学长决斗。」

有如呼应她的声音般,绮凛与绫斗的校徽都发出红光。

「不、不是啦,为什么非得和你决斗不可啊!」

绫斗连忙摇了摇头,但绮凛却悲感地继续说。

「我也很不想和学长决斗……但是我身不由己。」

「身不由己?」

「我有一个愿望想实现,因此我只能听从伯父的摆布……」

她的声音勉强压抑着感情。

但还是听得出无法完全隐藏的悲痛。

「拜托您,学长,如果您现在能退让一步,就能避免冲突了。请学长放弃吧。」

绫斗深思了一会儿,然后直直望向绮凛。

「……到时候你该怎么办?」

「咦?」

「你该怎么办呢?」

绮凛别过脸去,有如躲避绫斗的视线般。

「我……我没有关系。反正这是无可奈何的。」

「——既然如此,那我也不能退让了。」

绫斗斩钉截铁地说。

其实绫斗自己也知道十分矛盾。

竟然要和自己想帮助的对象决斗,连本末倒置都不足以形容。

但是对于刚才的光景——面对伯父蛮横无理的态度,却只能说「自己身不由己」的女孩,绫斗实在无法置之不理。

「是吗……天雾学长真是体贴。」

绮凛露出孱弱的苦笑,将手放在腰间的刀鞘上。

「——但是没办法,我也不能就此认输。」

这一瞬间,绫斗全身汗毛倒竖。

身体反射性行动,和她拉开距离。

绮凛的表情则依旧没变。

维持像是困惑,又像是快哭的表情,从刀鞘俐落地拔出刀来。

其实从外表就猜得八九不离十,那似乎不是煌式武装。虽然外观十足现代风格,却是不折不扣的真剑——日本刀。

由于没有万应素反应,她大概也不是《魔女》之类。虽然感觉到身上带有相当强烈的星辰力,却和绫斗具备的星辰力完全不同。

锐利而冰冷,堪称剑气般的压力,正从以正眼姿势持刀的绮凛身上散发出来。

绫斗以前从未感受过这种压力。

「不过……我也不能就此退让呢。」

绫斗低声说着,同时将手放在胸前的校徽上。

「——我接受决斗。」

同时在身体内部凝聚星辰力,并且逐渐压缩。

绫斗直觉感到,如果不使出全力,可能根本不是眼前少女的对手。

提高星辰力的同时,伴随飞溅的火花,周围出现数个魔法阵。

虽然刺痛流窜全身,却顾不得这么多,在脑海具体想像。

以从自己体内膨胀的力量,彻底挣脱束缚全身的牢笼与枷锁般——

「以内藏秘剑突破星牢之狱,解放我等虎威!」

刚喊完,浮现在绫斗身边的魔法阵立刻被弹飞。

封印的星辰力获得解放,身体内充满力量。

看到这一幕的绮凛虽然惊讶地睁大眼睛,但手上的剑尖却丝毫没有颤动。

「绮凛,别和他的纯星煌式武装交锋,会连刀被砍成两半。」

绫斗一从套子取出《黑炉魔剑》并启动,绮凛身后就传来钢一郎的声音。看来对方似乎知道《黑炉魔剑》的能力。

不过这项纯星煌式武装的好处,就是即便知道能力,也不容易对付。

绫斗像是配合绮凛一般,手持《黑炉魔剑》摆出正眼的架式。

(先观察一下情况,同时稍微牵制……)

「……我要出招了。」

就在绮凛简短宣告之后下一瞬间,白刃随即逼近绫斗胸口。

「唔!」

绫斗反射性退步,正心想好不容易躲过,由下往上的下一剑又间不容发追击。

好快,快得超乎寻常。

绫斗原本想以《黑炉魔剑》挡住追击,但就在挡住之前,剑的轨道却产生了变化。

绮凛的刀有如躲开《黑炉魔剑》般,在空中画了个圆弧,朝向绫斗的右手腕砍下去。

绫斗立刻松开右手躲过斩击,以左手单手重新抓稳《黑炉魔剑》,同时拉开距离。

绮凛也趁机将刀重新握回上段的姿势。

「——天雾学长真是厉害,吓我一跳呢。」

听得出来,绮凛的声音是纯粹的称赞。

「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才对……」

绫斗觉得脊背上一阵发凉。

原本就知道她的实力很强,至少以速度而言,她和自己不分上下,甚至比自己还快——

「……这下糟糕了。」

看来对手比自己想像中还要难缠。

*  *  *

位于中庭角落的凉亭,是整间学园最能让尤莉丝心平气和的地方。

午休或是放学后,每当尤莉丝要适度打发时间,就会自然而然前往该处。

虽然最近多少认识了一些人,不过长时间养成的习性似乎没这么简单改变。

快速解决午餐的尤莉丝——昨天被纱夜呛过之后,今天选择独自解决午餐——掏出手机确认Asterisk的时事新闻,同时前往中庭的大门。

「嗯,《圣杯》使用者出现了吗……虽然应该不会参加《凤凰星武祭》,但还是很难缠……另外这个雷渥夫的镰刀手也让人在意……嗯?什么快报?」

缩小到掌心般大小的空间视窗上,卷动着紧急快报的文字。

「哦,刀藤绮凛在决斗吗?原来如此,果然是大消息。对手是……」

这一瞬间,尤莉丝听到附近传来不远处传来欢呼声。

仔细一看,穿廊另一端聚集了不少人。

「……嗯?」

尤莉丝发现欢呼声中,似乎出现一个耳熟的名字,心中不禁出现不祥的预感。

一边担忧一边拨开人墙,尤莉丝挤到最前排。

眼前的景象让尤莉丝怀疑自己的眼睛。

「这、这、这……!」

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想不到尤莉丝的搭档伙伴,正好就是刀藤绮凛的决斗对手。

(那个大笨蛋,昨天已经再三警告他,不要在《星武祭》前随便和人决斗啊——!)

正当尤莉丝伤脑筋时,视线偶然停在围观群众之中。

一个少年正好待在最佳观战视野的位置,兴冲冲地拿着掌上型摄影机猛拍。尤莉丝赶忙冲上前去,一把揪住少年的衣襟大声质问。

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夜吹!」

「哇!?……什么啊,这不是公主吗?」

英士郎吓了一跳抬起头来,但随即又拿好手中的摄影机。

「抱歉我现在有事忙不过来——」

「不管,赶快给我说清楚!」

尤莉丝以不由分说的魄力,半强硬将手里紧紧抓着摄影机的英士郎转向自己。

「别忘了你曾经对沙沙宫胡说八道,要烤熟你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喔?」

「……我知道了啦,知道了啦,你说了算。」

英士郎放弃抵抗,大大呼了一口气,一脸伤脑筋地搔了搔脸颊上的伤痕。

「其实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啦,事情的起因是在穿廊上……噢噢!」

英士郎突然身子住前一凑,尤莉丝也忍不住跟着望过去。

此时绫斗正好以一发之隔,躲过了绮凛挥动的白刃。

剑尖削过绫斗的额头前端,让浏海随风飘散。

「呼……」

「哎呀,真是精采呢。连《星武祭》正式对战都不见得能看到这么精彩的胜负耶。原来天雾根本隐藏自己的实力呢。」

尤莉丝擦去额头上的汗珠,站在一旁的英士郎佩服地称赞。

「……但是战况似乎不太乐观呢。」

「这也难怪啊。就算他有《黑炉魔剑》,对手可是《疾风刃雷》耶?」

英士郎话中有话,视线另一端的绫斗正好身子一弯,躲过上方锐利的斩击。

绫斗当下维持弯腰的姿势,挥舞《黑炉魔剑》劈向绮凛的脚,但绮凛依旧早了一步翻身。

往后一跃的绮凛,随即再度缩短两人的距离,在绫斗起身之前从上段迎头砍下。

绫斗翻滚躲过这一击,以单手硬撑起身子跳起来。

不用看绫斗额头渗出的汗水,以及脸上的严肃表情,就知道绫斗现在明显处于劣势。

老实说,尤莉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绫斗的确已经解除了枷锁,自己对这种状态之下的绫斗实力非常清楚。

最近经过每天特训,尤莉丝好不容易才跟上绫斗的动作与刀法。但要是被绫斗切入怀里的话,瞬间就会分出胜负。

虽然绮凛也不再表现出游刃有余的态度,但想不到她面对绫斗,竟能如此占有优势……

「而且两人的剑连一次都没有交锋过……」

没错,绮凛并未以剑挡住绫斗的攻击,而是全部躲开。

《黑炉魔剑》能斩断一切,是无法防御的魔剑,这是无庸置疑的。但是绮凛挥舞的甚至不是煌式武装,而是普通的日本刀。只要试图以刀格挡,瞬间就会失去手里的武器。

当然绫斗也试图以《黑炉魔剑》挡住绮凛的斩击,但绮凛似乎在挡住之前一刻改变了轨道,而且剑速丝毫未减。

「不过话说回来,天雾似乎也难以驾驭《黑炉魔剑》,如果扣除这一点的话,可能还是未知数呢。」

「难以驾驭?《黑炉魔剑》?」

对尤莉丝而言,英士郎这番话让她有些意外。

「虽然不知道天雾是什么流派,但大概没料到会挥舞这么大的剑吧。其实单纯一想,挥舞大剑的动作无可避免会变大,小动作也很不灵洁吧。」

「原来如此……」

绫斗原本的剑远就快得非比寻常,所以之前一直没注意到。不过英士郎说的没错,《黑炉魔剑》实在太巨大了。如果考量到魔剑的威力,这似乎并非明显的弱点,但如果对手有实力专门针对这一点攻击的话——

想到这里,尤莉丝才忽然发觉,抬头瞄了一眼英士郎。

(他竟然能看清楚这种攻防……?)

连排名第五的尤莉丝,都还无法完全看清绫斗发挥全力的动作。

连聚集在四周的观众,也没有人能看清这两人如此高超的剑术对决。

(的确,在一旁观战远比亲身对峙,更容易清楚捕捉对方的动作。但话说回来……)

究竟是他眼睛特别犀利,还是——

「……不对,等等。更重要的是……决斗开始已经过了多久?」

「嗯?应该才四、五分钟而已吧,怎样?」

尤莉丝顿时脸色发青。

意思是再怎么乐观,绫斗能发挥全力的时间顶多剩不到三分钟了。

绫斗的实力被人看穿已经很伤,要是时间限制这项最大弱点也曝光,那可就完蛋了。

虽然很想索性自己破坏这场决斗,但到时候自己可就会惹上大麻烦了。

「哦,天雾也觉悟了呢。」

有如猜到尤莉丝的心思般,之前一直被动防御的绫斗主动攻击。

这次绫斗以更惊险的距离躲过白刃攻击,挥舞《黑炉魔剑》横一文字砍向绮凛。

——但依然是绮凛的动作快了一步。

只见她以轻巧的步伐躲过,在绫斗横砍的剑收回来之前,从肩膀斜着砍向绫斗。

虽然绫斗勉强躲过了这一击,但制服的衣摆却俐落地裂开。

「哎呀,绫斗该不会很不妙吧。」

「反正继续防御下去也会彻底惨败,转守为攻不见得是坏事吧?」

听到尤莉丝反驳,英士郎静静摇了摇头。

「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他洞悉对方的距离比刚才近很多吧?」

「这不是好事吗?表示他已经可以看清楚对方的刀法啦。」

「呃,这个,一般而言是这样啦~」

「……什么啊。你想表达什么?」

焦急的尤莉丝催促英士郎,但他却笑得有点贼。

「他只有刚转进来的时候和公主稍微过两招,没有认真决斗过吧?」

「所以那又怎么样——」

说到这里,尤莉丝才终于明白英士郎的意思。

尤莉丝急忙回头,但绫斗已经更如拉近了与绮凛之间的距离。

「喝!」

《黑炉魔剑》随着绫斗大喝一声往下挥,但却挥了个空。

随即发动反击的绮凛,单手突刺削过绫斗的左侧腹。

这距离果然比刚才更加间不容发。

但是刺向绫斗的刀身却一闪,直接朝斜上方砍向绫斗的身躯。

「唔……!」

绫斗身子一仰,好不容易才躲过这一剑,立刻又重整架式——

「胜负揭晓!胜者,刀藤绮凛!」

突然响起的机械声音,让绫斗感到大惑不解。

看来他似乎还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。

但绫斗似乎立刻发觉,看向自己的左胸。

「……啊。」

绫斗的校徽被犀利地一分为二。

「那家伙真是的……」

尤莉丝忍不住仰天长叹。

忘记校徽的厚度,光凭自己身体感觉闪躲,当然会造成这样的结果。

「哎呀~不习惯这里的战斗,在外面打习惯的家伙,就越容易犯这种错误呢。」

英士郎一边苦笑,同时拍了拍尤莉丝的肩膀。

「哼,结束了吗——走吧。」

钢一郎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点头,瞥了一眼绮凛后转身回到校舍。

他似乎已经对绫斗失去了兴趣。

「啊……好、好的!」

绮凛将刀收回刀鞘,礼貌地向绫斗鞠躬。

「这个——学、学长对不起。」

随后小跑步追上钢一郎。

「啊——」

留在原地的绫斗虽然想出声喊她,但还是没喊。

既然输了就没有任何权力。

这就是这间学园……这座都市的规则。

「哎……」

正当绫斗吐了一口气时,有人从身后拍了拍自己的肩头。

绫斗回头一看,是和昨天一样极为不爽的尤莉丝,正瞪着自己瞧。

不过今天并非隔着空间视窗,魄力比昨天更加吓人。

「……我有很多事情要问你,很多事情要听你说——但还是先离开这里吧。现在距离限制剩没多少时间了。」

尤莉丝说得没错,因此绫斗乖乖被她拉着走。

「知道吗?等一下你可得一五一十招来。你究竟为什么——会和星导馆排名第一的人决斗啊!」

相关推荐

前端开发之用以处理表单的jQuery控件之AJAX请求

介绍介绍我们的TFUMS的网页模板基本上都做好了,但是大家都发现了我们的模板里面的表单是不能提交的,这是因为缺少驱动程序,这个驱动程序就是指Javascript代码。在用户填写完表单项之后,点击了提交...

AJAX with JSP使用jQuery示例_ajax和jquery先学哪个

在这里,您将获得使用jQuery的JSP的AJAX示例。AJAX用于从服务器发送和接收数据,而无需重新加载页面。我们可以使用jQuery轻松实现AJAX。它为AJAX功能提供了各种方法。我使用Ecli...

华杉科技-jQuery与AJAX基础入门到实战精通

华杉科技提供的“jQuery与AJAX基础入门到实战精通”课程是一个涵盖了jQuery和AJAX技术的全面学习路径。下面是该课程的一个大致的学习大纲,以帮助你了解你将学到什么。1.jQuery基础入...

jQuery实现Ajax功能分析「与Flask后台交互」

本文实例讲述了jQuery实现Ajax功能。分享给大家供大家参考,具体如下:jQuery是一个小型的JavaScript库,它通常被用来简化DOM和JavaScript操作。通过在服务器...

jQuery - AJAX load() 方法_jqueryajax全部用法

jQueryload()方法jQueryload()方法是简单但强大的AJAX方法。load()方法从服务器加载数据,并把返回的数据放入被选元素中。语法:$(selector).load...

原生异步请求方法ajax,及jQuery相关方法,如何采用ES6封装ajax

知识已经过时了,可以直接跳到文章末尾看ES6封装ajax。怀念曾经的jQuery一.ajax方法jQuery:JavaScript代码包装成拿过来就能实现特定功能的代码库,基本淘汰了;json:简单...

JS类库Jquery(二):优雅的使用JQuery写Ajax实现前后端完美交互

Jquery虽然属于比较老的技术,但是相较于原生的JS写起来还是反方便很多,现在流行使用VUE等开源的框架,但是这并非不妨碍咱们进行Jquery的学习,前端程序员成长的过程中Jquery是必须了解的类...

Python Web详解:(Ajax+JSON+JQuery)

JOSN:JavascriptObjectNotation作用:主要约束前后端交互数据的格式JSON的格式表示单个对象使用{}采用键值对的格式保存数据键必须使用双引号引起来相当于...

JavaScript、Ajax、jQuery全部知识点,1分钟速懂!

本文将详细解读JavaScript、ajax、jQuery是什么?他们可以实现什么?1、JavaScript定义:javaScript的简写形式就是JS,是由Netscape公司开发的一种脚本语言,一...

一文读懂Ajax与Axios、jquery之间的关系与区别

1、关系1)Ajax与jQuery:jQuery提供了对Ajax技术的封装,使得使用Ajax变得更加方便。jQuery中的Ajax方法是对原生的Ajax技术(基于XMLHttpRequest对象)进行...

Javascript应用-jQuery Ajax DOM 元素、遍历、数据操作和方法

jQuery库拥有完整的Ajax兼容套件。其中的函数和方法允许在不刷新浏览器的情况下从服务器加载数据,具体如下:函数描述jQuery.ajax()执行异步HTTP(Ajax)请求。.aja...

Jquery中ajax的使用_jquery.ajax

声明:本栏目所使用的素材都是凯哥学堂VIP学员所写,学员有权匿名,对文章有最终解释权;凯哥学堂旨在促进VIP学员互相学习的基础上公开笔记。Jquery包装的ajax操作如下:$get$post操作...

全新web前端开发教程之Jquery Ajax

1、$.ajaxjquery调用ajax方法:格式:$.ajax({});参数:type:请求方式GET/POSTurl:请求地址urlasync:是否异步,默认是true表示异步data:发送到服务...

jquery对ajax的支持_ajax是什么

...

jquery中的Ajax请求详解各个参数_jquery ajax实例

比较适合初学的人$.ajax({url:"接收数据的页面地址",data:{参数:值,参数:值........},type:'post',或者getdataType:'json',async:t...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